此人多半有病把

蓝河:“叶修将军??”

叶修:“蓝,醒了啊”

【胡乱涂鸦勿喷=v=】

叶蓝

哎哟我这个心塞啊视频被吞了!我选择死亡!如果还是不行我决定撒手!

黑屏作品,小清新慎入,声音太少剪得太仓促,望大家不要喷我,我以后会努力做得更好的!【请务必戴上耳机!!!!!!】

段子(研绫)

又是我

不要进来

不要进来

不要进来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段子(一)

    一句话虐

1.他们的故事不会结束,因为从来就没有开始。

2.后来他爱的人都像他

3.他死了,他变成了残疾人

段子(二)

     董香拜访自己愚蠢的哦豆豆的时候问道:“愚蠢的哦豆豆,你喜欢金木么?”

    雾岛绫人撇过头红着脸说;“切……谁他妈喜欢他那种暴力狂啊,一头白发丑死了!”

    在董香惊呆的眼光下,绫人明显感到身后的低气压和温热的鼻息;“你昨晚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段子(三)

     在最后这个人统治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喰种,没有金木,没有绚都,留下的仅仅只有一张写满历史的纸张。

段子(四)

      英死了,再也没有人记得金木,金木死了,再也没有喰种能像他一般横冲直撞地到达他的心底。

段子(五)

      雏实看见绚都同学吹着口香糖表示很好奇,她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所以她开口向绚都同学说:“绚都君,你吃什么?”

“哈?当然是口香糖了。”

“那个……可以给我一颗么?”

“啧,我只有一颗。”

“啊,那太可惜了。”

雏实又想到绚都同学和佐佐木老师是住在一起的,就去办公室想佐佐木老师寻求口香糖。

“我没有这种东西啊,抱歉啊,雏实。”佐佐木摸了摸雏实的头。

上完体育课之后雏实发现佐佐木老师正在吹口香糖,于是愤怒地走上前说:“老师你骗人,你说你没有口香糖的!”

佐佐木抓了抓头:“啊,老师是没有口香糖啦,这颗口香糖是从绚都那里拿来的。”

“可是绚都君说他只有……”

雏实发现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RE篇死亡梗(绯绫)(研绫)

    佐佐木绯世和雾岛绫人

    小学生文笔慎入

    小学生文笔慎入

    小学生文笔慎入

     死亡梗慎入

   佐佐木绯世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在他看到什造打碎黑兔面具下那个黑蓝发喰种面孔的时候,那股不知名的感觉从胸口弥漫到身体上下。他很诧异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他搜索了整个记忆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和这个喰种相关的片段。然而世界不会因为他而停止时间,在他驻留原地思索的时候,什造已经挥起坤因克往那个喰种的心脏劈去,唯一留下的只有喰种最后对他深深地眺望。

     他想,他现在大概很愤怒,因为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攻击着什造。手指甲不知何时变成了黑色,紧紧相依卷成一个拳头向什造挥去,身后的四条赫子不受控制地杂乱无章的向什造挥去。眼泪一直地,一直地,不停息地留下来,打湿了脸,模糊了对面什造扭曲的微笑。

     他为什么会如此愤怒,

     他为什么会如此伤感,

     他为什么会如此痛苦,

     为什么身体会不受控制地自主发动攻击,为什么心脏会像灼伤一般痛苦,为什么眼泪会如同流水一般不停息。

     他的大脑告诉他,他不知道。

     他的心脏,他的眼泪,他的身体,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他的痛苦。

     可是他的大脑乃至记忆,都一片空白。

     什造在皮肤上创造的伤口迅速愈合,被连续割伤的伤口却及不上心口疼痛的万分之一。

     他带着连自己都不知为何而出的愤怒和痛苦踏在他曾经名为同伴的尸体上,轻柔地,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具早已失去温度的尸体。然后像是把那具喰种的尸体揉入身体地用力地抱住他,腿变得酥软,再也支撑不住跪了下去。没有嚎啕大哭,只是安静地把喰种揉在怀里。他低头,眼泪持续滴在黑蓝发喰种的脸上,一滴一滴顺着黑蓝发喰种细腻的脸颊往下滚去。“抱歉,我还是想不起你是谁,我想我缺失了记忆,”他抬起手擦拭着喰种脸上他留下的泪泽,“那大概是……很重要的记忆吧。”

     即使到现在我都没有想起你来,也无法阻止我心中那份无法忽视的对你的溢满的爱意。

没看过漫画什么都不知道求不喷(°ー°〃)


他记得很多年前一位少年用他幼稚又直白的语言对他诉说着爱意,那时的他只当他太小并不理解爱这类事物。然而不知不觉间这份直白而又青涩的爱逐渐感染了他,他对少年的感情不知何时变了质。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年对他的爱意却越来越浓,从懵懵懂懂的情意演变成牢固真挚的爱情。可当他终于接受这份来自内心深处的感情的时候,他能握住的只有一双早已皱纹遍布且冰冷的手。那是他第一次如此厌恶着自己无数的光阴和不老的容颜。现在,少年的模样在他的脑海里早已荡然无存,然而他依旧清楚地记得,他对那位少年满满的爱意。以及他的名字——亚瑟·本多拉贡。